英國買餸記 – 超市走塑其實唔難

英國買餸記 – 超市走塑其實唔難
話說英國倫敦北有一間「走塑膠」超級市場Thornton's Budgens,朋友不以為然,說它跟一般超市無異: 「我去過,跟一般超市差不多,有不少塑膠包裝食品,若非你告訴我,我也不知它是『走塑』超市!」 我覺得非要親身看一下不可,決定到Thornton's Budgens買餸。乍看下,這Thornton's Budgens果真跟一般超市差不多,有不少塑膠包裝產品,這我才知道這超市並非全店無塑,而是在2018年11月推出了一個「無塑膠專區」,專售無塑膠包裝食品。 專區中一整列生果和蔬菜都是無塑膠包裝,店方提供的是紙袋,並非膠袋。頭頂上掛著告示牌 ,提醒客人店方的走膠成果: 「店內有『2385件無膠產品』,陸續有來!」   無塑膠包裝的生果~ 除了完全無包裝外,另一個「走塑」方法,就是以其他物料代替塑膠。 首先,當然是紙—— 客人可用超市的小紙袋盛載麵包、咖啡豆和蔬果,若真的有需要,顧客可購買由價值£0.15(約1.5港元)的購物紙袋。不過我還是自備購物袋,能少用資源還是好事。   膠非膠 可降解非可降解 其二,就是使用生物可分解塑膠物料。 走到海鮮櫃,我們發現塑膠盒裝鮮魚,友人立即拿起一盒魚說:「看,這跟普通塑膠一樣!」 我們仔細看一看告示,才知這並非塑膠:「雖然這驟眼看似是塑膠,但這由蔗糖製成的聚乳酸(Polylatic acid , PLA) 物料。」 PLA是種生物可分解塑膠,但將之在家堆肥,一般難以達到分解所需的溫度,另外因為PLA無法在海水中分解,當PLA飄進海洋,亦造成海洋污染。 而且,若將PLA與一般PET塑膠混合起來回收,會影響回收的過程。 所以有些人認為,PLA也非十分環保的物料,不過,有生產PLA咖啡杯的公司指,若以堆填垃圾來說,以植物製成、低碳的PLA仍是較好的選擇。 還少盡量找少包裝的食品吧? 另外,芝士包裝則是Natureflex袋(由來自管理的林木木漿所製成的)、纖維素包裝(cellulose wrap)和防油紙(greaseproof paper)。 聚乳酸 Polylatic acid 包裝 芝士包裝是Natureflex袋等物料 香港的超級市場也可仿效嗎? 百佳在幾間本地大學店舖試行減塑措施。(百佳FB圖片) 原來香港也有超市嘗試減塑;香港百佳早在今年中,在幾間大學,包括香港大學、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科技大學的分店,亦曾減少塑膠包裝,將店內大部份新鮮蔬果轉作散裝銷售,試行了幾日。 一個個蘋果,沒有發泡膠、膠袋,真減少不少垃圾。 真的希望香港多些超市會仿效,一起走膠走塑,出售少包裝、零包裝食品!我覺得只要有決心,就能做到。 一如Thornton's Budgens的老闆Andrew Thornton下定決心,只消10週就成功將千多件產品走塑。老闆接受電視台Sky訪問時解釋,他們希望以身作則,向其他超市示範如何「走塑」: 「我們其中一個目標是,讓大型超市知道,這是(減塑)可以做到的。我們在10週內,將1800項產品轉成無膠包裝,不只我,我的同事付出了很多時間。」 「說起來很難,但其實唔難。」 不過,只要到街市買餸,而非連鎖超市,不難找到沒包裝、散裝的蔬果,自備購物袋的話,無塑買餸不是大問題。 *** 我們訪問了一位顧客,他十分支持「走塑」的概念 ,已是第三次光顧Thornton's Budgens,「很多倫敦的士多都提供膠袋,但這裡的提供的是紙袋。這些芝士的包裝,看上來跟普通塑膠一樣,但其實是植物物料!」另外他也會盡量選購無包裝的食物。 但我之後未再光顧Thornton's Budgens,一來超市距離我家較遠,二來,只要在士多、小店買餸,要走塑也不難,因很多士多的蔬果也沒塑膠包裝。 相反,若在英國光顧連鎖超市,不少蔬果很多都用膠袋包裝,就連香蕉、蘋果都有膠袋,這大概是為了令顧客「捆縛購買」,每次買多個蘋果,多消費一點;所以我多會選擇小店。 ]  Thornton's Budgens地址: 199-205 Haverstock Hill Belsize Park London NW3 4QG   食光光@likecoin : https://button.like.co/emptyplatehk      

【超有系統】英國食物回收倉奇觀 環境代價談

【超有系統】英國食物回收倉奇觀 環境代價談
  早前我在英國倫敦Fareshare當義工,他們的運作,真的很有系統。 Fareshare是英國的非牟利食物回收機構,每天接收很多由Tesco、M & S、Co-op等超級市場和食物供應商捐贈的「過剩食物」,再送給受惠機構。(1) 包羅萬有的貨倉 義工每天的工作,就是要在Fareshare的貨倉「點貨」,點算回收到的食物的類別、數量,再將資料輸入電腦,並將食物入倉放好。 我本以為只有罐頭、幾天就到期的麵包,但我發現回收到的食物,種類多得跟一般超市無異:奶製品、蔬果、肉類、海鮮飲品、零食、罐頭食品、穀類食品、調味料也有...... (2) 當中有不少令人費解的食物 —— lol 大量樽裝水:包裝完整無缺,卻因快「過期」而被捐出(水也會過期 lol) 還有一年才過期的牛油:因超市要上新貨,故要出舊貨以騰出空間放新貨。 節日前後貨倉湧現的食品:萬聖節會有南瓜、面具,聖誕蛋糕、火雞.......奇怪的是,在萬聖節前半個月,已有南瓜被送到食物回收倉...... 「因過節前有農場或商店已預計南瓜過剩,所以提早捐出。」職員解釋道。 另一位義工補充說:「有時南瓜當造、商店預訂太多或『太多賣不完』,也會捐給我們!」 還有鮮花、洗潔精、乾果.......   Fareshare的運作極有系統,食品分類細緻,乳酪要分原味或其他味、肉要分是否清真(Halal)、芝士、麵包是什麼種類的,也要詳細紀錄。 我認識了一位義工Jeannine,每星期有兩天都到Fareshare做義工,她認為最奇怪的食物,莫過於豬肝醬(Pork Pate): 「我來做義工之前,以為滿倉只有罐頭食品,但原來有新鮮蔬菜、肉類,品質還是很好的!不過,在這我見過最奇怪的食物,應該是豬肝醬(Pork Pate),因為大家不是經常食,沒很多人願意接收,很難送出!」   按需分配食物 Fareshare會詳細紀錄每個受惠機構的要求:是否願意接受即日到期的食物、有長者中心不要零食和辣味食物、有Cafe要生肉或熟肉等等,這才能將食物送給最適合的人。 點貨後,職員即視乎食物存放量和受惠者要求,分配食物,然後我們就當「執貨員」,按訂單執貨,準備翌日送給受惠機構。當義工組長發司號令,我們要在貨倉找出所需食物: 「士多啤梨味乳酪,椰汁,再加一籃橙和蘋果,蛋糕送給A學校。」 「這Cafe要牛奶、5籃薯仔、橙、蕃茄,大量乳酪,還有意粉、豬腩肉。」 「這宿舍提供早餐,要燕麥片、麵包、牛油,他們也不介意接收即日或明天到期的乳酪!」 食物安全至上 沒雪櫃 冷藏食品不能送 不過,珍惜食物之餘,當然要確保食物安全。 有一次,我接聽了一間受惠機構來電,表示要求冷藏食物,職員立即阻止:「不能,因為資料庫紀錄,他們的中心沒有雪櫃,若我們給他們冷藏食品,貯藏不當,會有食物安全問題!」過期食物當然也不能送出! [caption id="attachment_962" align="alignleft" width="256"] 有些即日到期、趕不及送出的食物(大部份都是連鎖咖啡店的沙律和三文治,還有牛奶、乳酪、魚、肉類等),會放到休息室的「義工雪櫃」,讓大家取用,或成為大家的午餐。大家離開前有時會在雪櫃尋寶,沙律菜、牛肉、三文魚、乳酪等等滿滿一袋帶回家,又不用買餸了。 不過,機構警告,義工只可取用雪櫃內的食物,絕不能在貨倉擅自拿取,否則作偷竊論! 有一天,我「跟車」送食物到受惠組織(都是慈善或社區組織)。我們送了很多薯仔、意粉等等主食到一間cafe,但cafe廚師作狀投訴道:「我想要其他蔬菜呀,不要薯仔呀!」我們又送了一大箱茶葉到一間cafe,但廚師嫌太多,當場退貨。 不過,有次我們送乳酪到小學時,小朋友見到都雀躍非常。 我納悶:「其實也不是有人捐,就有人要的。」      這些西柚看來還很新鮮,但已被送到回收倉,想像不到沒有回收的話,有多少這些生果會送到垃圾桶去   義工,工人? 剩食有沒有市場價值? 有時搬著搬著,我覺得義工的工作與貨倉和跟車工人無異,但分別是工人有薪水,義工卻沒有。突然想,機構何不出錢直接聘用工人? 這樣執貨的付出了時間,也換到收入,機構也有穩定的人手。 但是否因這些「剩食」已被市場淘汰,沒「經濟價值」,沒人想出錢買(或只付很少錢買),故不夠經費聘請工人? 其實Fareshare也非沒收入。 Fareshare會向受惠機構收取「象徵式費用」,作為其營運經費用,但與食物本身的市值相比,只是九牛一毛,說不上是購買這些剩食。而Fareshare作為一間非牟利慈善機構,亦有基金及贊助支持營運,能聘用受薪職員,至於貨倉的運作,他們表示透過招義工「節省成本」。 無論如何,我固執地認為,珍惜食物,非因其經濟價值,而是因為背後的環境代價(environmental  toll)。 生產一些「沒人吃」的食物,等同浪費耕種、製作時所耗用的水、電、肥料、種籽等資源。既然不會有人吃,為何一開始要用資源生產這些食物呢? 以前讀過報道指,生產這些無人食的食物,所浪費的水,大得等同歐洲流量最大的河流伏爾加河(Volga River)每年的流量。(3) 雖說,有些資源的經濟成本低,生產者「嘥得起」,但我相信能夠裹腹的食物,不論價值高低都應當好好珍惜,不應「暴殄天物」。 到資源殆盡之時,千萬黃金也不能種出大米。 可惜要推動減廢,也不得不講錢吧?再談。   ***   (1) 根據Fareshare在2017年提供的數據,英國食物製造業每年所產生的食物浪費大約有190萬噸,當中仍可食用的佔至少27萬噸,而Fareshare大概回收到當中的1.4噸食物(Fareshare於2018年則回收到近1.7噸食物),即能拯救到5%的剩食。 (2) 奶製品:乳酪、牛奶、各種芝士;蔬果:薯仔、洋蔥、蕃茄、蘿蔔、蘋果、橙、菠蘿、柑、士多啤梨等;肉類:這邊的人都習慣買預先包裝好的肉類,豬腩肉、排骨、免治豬肉、火腿,牛扒、免治牛、漢堡扒、雞脾、雞扒、羊肉、三文魚等;飲品:汽水、果汁、奶昔、咖啡等;粉麵:麵包、意粉;零食:薯片、餅乾、蛋糕、糖果;微波爐食品.......就連調味料也有...... (3) Eat Me How ugly food can help feed the planet, National Geographic, March 2016 文:W (過去一年自香港跑到英國去,看看食物浪費,看看當地如何拯救食物。) 原刊於此,本文略作修改

【超有系統】英國食物回收倉奇觀 環境代價談

【超有系統】英國食物回收倉奇觀 環境代價談
早前我在英國倫敦Fareshare當義工,他們的運作,真的很有系統。 Fareshare是英國的非牟利食物回收機構,每天接收很多由Tesco、M & S、Co-op等超級市場和食物供應商捐贈的「過剩食物」,再送給受惠機構。(1) 點貨入倉 乜都有 義工每天的工作,就是要在Fareshare的貨倉「點貨」,點算回收到的食物的類別、數量,再將資料輸入電腦,並將食物入倉放好。 我本以為只有罐頭、幾天就到期的麵包,但我發現回收到的食物,種類多得跟一般超市無異:奶製品、蔬果、肉類、海鮮飲品、零食、罐頭食品、穀類食品、調味料也有…… (2) 當中有不少令人費解的食物 —— lol 大量樽裝水:包裝完整無缺,卻因快「過期」而被捐出(水也會過期 lol) 還有一年才過期的牛油:因超市要上新貨,故要出舊貨以騰出空間放新貨。 節日前後貨倉湧現的食品:萬聖節會有南瓜、面具,聖誕蛋糕、火雞…….奇怪的是,在萬聖節前半個月,已有南瓜被送到食物回收倉…… 「因過節前有農場或商店已預計南瓜過剩,所以提早捐出。」職員解釋道。 另一位義工補充說:「有時南瓜當造、商店預訂太多或『太多賣不完』,也會捐給我們!」 還有鮮花、洗潔精、乾果…….       Fareshare的運作極有系統,食品分類細緻,乳酪要分原味或其他味、肉要分是否清真(Halal)、芝士、麵包是什麼種類的,也要詳細紀錄。 我認識了一位義工Jeannine,每星期有兩天都到Fareshare做義工,她認為最奇怪的食物,莫過於豬肝醬(Pork Pate): 「我來做義工之前,以為滿倉只有罐頭食品,但原來有新鮮蔬菜、肉類,品質還是很好的!不過,在這我見過最奇怪的食物,應該是豬肝醬(Pork Pate),因為大家不是經常食,沒很多人願意接收,很難送出!」   當執貨員 按所需分配食物 Fareshare會詳細紀錄每個受惠機構的要求:是否願意接受即日到期的食物、有長者中心不要零食和辣味食物、有Cafe要生肉或熟肉等等,這才能將食物送給最適合的人。 點貨後,職員即視乎食物存放量和受惠者要求,分配食物,然後我們就當「執貨員」,按訂單執貨,準備翌日送給受惠機構。當義工組長發司號令,我們要在貨倉找出所需食物: 「士多啤梨味乳酪,椰汁,再加一籃橙和蘋果,蛋糕送給A學校。」 「這Cafe要牛奶、5籃薯仔、橙、蕃茄,大量乳酪,還有意粉、豬腩肉。」 「這宿舍提供早餐,要燕麥片、麵包、牛油,他們也不介意接收即日或明天到期的乳酪!」 食物安全至上 沒雪櫃 冷藏食品不能送 不過,珍惜食物之餘,當然要確保食物安全。 有一次,我接聽了一間受惠機構來電,表示要求冷藏食物,職員立即阻止:「不能,因為資料庫紀錄,他們的中心沒有雪櫃,若我們給他們冷藏食品,貯藏不當,會有食物安全問題!」過期食物當然也不能送出! 有次午飯時,在雪櫃取了給義工享用的壽司,由這邊超市捐出……說實的,味道真不太好,不知是本身味道已是這樣,還是因為放在冷箱太久 有些即日到期、趕不及送出的食物(大部份都是連鎖咖啡店的沙律和三文治,還有牛奶、乳酪、魚、肉類等),會放到休息室的「義工雪櫃」,讓大家取用,或成為大家的午餐。大家離開前有時會在雪櫃尋寶,沙律菜、牛肉、三文魚、乳酪等等滿滿一袋帶回家,又不用買餸了。 不過,機構警告,義工只可取用雪櫃內的食物,絕不能在貨倉擅自拿取,否則作偷竊論! 有一天,我「跟車」送食物到受惠組織(都是慈善或社區組織)。我們送了很多薯仔、意粉等等主食到一間cafe,但cafe廚師作狀投訴道:「我想要其他蔬菜呀,不要薯仔呀!」我們又送了一大箱茶葉到一間cafe,但廚師嫌太多,當場退貨。 不過,有次我們送乳酪到小學時,小朋友見到都雀躍非常。 我納悶:「其實也不是有人捐,就有人要的。」     義工,工人? 剩食有沒有市場價值? 有時搬著搬著,我覺得義工的工作與貨倉和跟車工人無異,但分別是工人有人工,義工卻沒有。突然想,機構何不出錢直接聘用工人? 這樣執貨的付出了時間,也換到收入,機構也有穩定的人手。 但是否因這些「剩食」已被市場淘汰,沒「經濟價值」,沒人想出錢買(或只付很少錢買),故不夠經費聘請工人? 其實Fareshare也非沒收入。 Fareshare會向受惠機構收取「象徵式費用」,作為其營運經費用,但與食物本身的市值相比,只是九牛一毛,說不上是購買這些剩食。而Fareshare作為一間非牟利慈善機構,亦有基金及贊助支持營運,能聘用受薪職員,至於貨倉的運作,他們表示透過招義工「節省成本」。 無論如何,我固執地認為,珍惜食物,非因其經濟價值,而是因為背後的環境代價(environmental  toll)。 生產一些「無人食」的食物,等同浪費耕種、製作時所耗用的水、電、肥料、種籽等資源。既然不會有人吃,為何一開始要用資源生產這些食物呢? 以前讀過報道指,生產這些無人食的食物,所浪費的水,大得等同歐洲流量最大的河流伏爾加河(Volga River)每年的流量。(3) 雖說,有些資源的經濟成本低,生產者「嘥得起」,但我相信能夠裹腹的食物,不論價值高低都應當好好珍惜,不應「暴殄天物」。 到資源殆盡之時,千萬黃金也不能種出大米。 可惜要推動減廢,也不得不講錢吧?再談。 *** (1) 根據Fareshare在2017年提供的數據,英國食物製造業每年所產生的食物浪費大約有190萬噸,當中仍可食用的佔至少27萬噸,而Fareshare大概回收到當中的1.4噸食物(Fareshare於2018年則回收到近1.7噸食物),即能拯救到5%的剩食。 (2) 奶製品:乳酪、牛奶、各種芝士;蔬果:薯仔、洋蔥、蕃茄、蘿蔔、蘋果、橙、菠蘿、柑、士多啤梨等;肉類:這邊的人都習慣買預先包裝好的肉類,豬腩肉、排骨、免治豬肉、火腿,牛扒、免治牛、漢堡扒、雞脾、雞扒、羊肉、三文魚等;飲品:汽水、果汁、奶昔、咖啡等;粉麵:麵包、意粉;零食:薯片、餅乾、蛋糕、糖果;微波爐食品…….就連調味料也有…… (3) Eat Me How ugly food can help feed the planet, National Geographic, March 2016     文:W (過去一年自香港跑到英國去,看看食物浪費,看看當地如何拯救食物。) 原文刊於此              

隨心付費的回收食材Cafe  「Pay What You Feel」

隨心付費的回收食材Cafe  「Pay What You Feel」
由英國居民組成的Food in Community不只將回收得來的蔬果等食物「送完就算」,還會利用「剩食」炮製美食,舉辦每月一次、「有什麼煮什麼」的「Pay What You Feel Cafe」 (PWYF Cafe),客人隨心付費,認為Cafe的食物、服務值多少,就付多少。 「我們會根據手上有何食物再設定餐單,通常包括湯、主菜、素食、沙律、麵包,有時還有甜品!」FIC的董事Chantelle和義工們一起檢視手上有的食材:農場捐出的graded-out 薯仔、甘旬、椰菜花、菠蘿、蘋果、啤梨、蘋果汁,還有食物銀行送出的雜豆.....義工們於是決定煮最簡單的「茄子雜菜煲」(就是將所有蔬菜、雜豆煮成就是=.=)、薯仔沙律、啤梨菠蘿沙律。另外還欠調味料及主糧,要到超級市場購買。 Pay What You Feel Cafe 茄子煲 大量剩食蔬果做「全素cafe」肉較難長期儲存 Cafe於區內教堂舉行,我與一眾義工上午就來到會場準備和佈置。我當了一天的待應生,將飯、雜菜、蛋糕端到桌上,客人自行隨便取餐。Cafe的水準與英國普遍餐廳相若,不少人也會光顧,當中不少是區內居民,吃過午飯,還留在cafe聊天,小孩一起玩耍,熱熱鬧鬧的像個社區會堂。 不少客人取餐時都問及定價,我們回答:「隨便啊,你認為該付多少就付多少啊!」客人大都慷慨,不吝嗇付錢吃這些「剩食」。 碰巧當天街上有遊行示威,帶旺了cafe呢 LOL(想起香港的七一遊行的下午,街上的麥當勞、7仔生意都很好,不少遊行人士都排隊買吃的喝的)。 PWYF cafe是「全素cafe」,「難道因為這邊素食風氣較盛行?」原來這某程度上是基於實際考慮,FIC董事David解釋,他們獲農場捐出大量蔬果,當然要先盡量利用,而且肉類難以長時間儲存,所以PWYF cafe選擇「走肉」。 其實為了這一天的Cafe,我們共花了兩天準備。第一天我們一共3個義工,一起煮雜菜煲,上午我們切蘿蔔、薯仔、洋蔥等切個不停,中午小休一會,食個午飯喝個tea後,就將全部蔬菜和雜豆倒進鍋裡熬,這就煮成了「雜菜煲」。第二天,我和幾位女義工在會場準備啤梨菠蘿沙律,她們一邊慢慢地切啤梨,一邊分享上法文課的心得。我心裡驚訝為何他們願意花一整天在切菜,真的很「悠閒」的樣子。 ​ Minimize Food Waste PWYF cafe結束時,還剩下很多餸菜,唯有由義工「清底」。我打包了三盒飯菜、兩盒沙律回家,連續吃了幾天,「食到有啲唔想食」,感覺無論怎處理,都總會有很多食物剩餘,「食都食唔哂」。這就是我們都只能「減少廚餘」、「minimize food waste」,而非「消滅廚餘」? 文:W (過去一年自香港跑到英國去,看看食物浪費,看看當地如何拯救食物。) 原文於此(本文略作修改) 訪英國記 — 讓被剔走的蔬果「重生」 種得太多  農地上的「人棄我取」 食光光

血鑽:永恒的愛 代價是草菅人命?

血鑽:永恒的愛 代價是草菅人命?  求婚要買鑽石戒指?這個潮流原來始於1940年鑽石品牌公司De Beers的廣告宣傳。 據統計,市面上的鑽石,每四顆之一就有一顆是「衝突鑽石」。聯合國把「衝突鑽石」定義為來自反政府武裝集團/叛軍控制地區的鑽石;武裝分子靠販賣鑽石,換取金錢去購買軍火和資助軍事行動,令國內生靈塗炭。聯合國在2003年議決,設立國際貿易標準( The Kimberley Process Certification Scheme ),簽署國協議,須發出認證證明其出口或進口的鑽石並非「血鑽」或「衝突鑽石」。不過此計劃並未見成效,前利比亞領袖曾承認用鑽石為塞拉里昂叛軍購買軍火(因當時塞拉里昂受聯合國制裁禁止出口鑽石)。安哥拉,象牙海岸和塞拉里昂等鑽石產地,仍然是以「血鑽」助長內戰。2006年李奧立度參演的電影《血鑽》,披露非洲國家如何用鑽石資源來助長貪污和衝突,人們自此稱不義的鑽石為為「血鑽」。此外,美國和加拿大也有制訂鑽石業的標準,規範其國內出產的鑽石並非血鑽。不過,消費者要在首飾店分辨一顆鑽石是否「血鑽」,可不容易。 大部分由非洲和中亞等地開採的鑽石,會運到印度切割加工,基於利益關係和鑽石商的影響力,合法或不合法的鑽石會往往會在加工過程混在一起。一些鑽石加工廠的工作環境惡劣,工人長時間吸入鑽石碎屑而患上肺塵埃沉著病和呼吸道疾病。 永恒的愛,怎麼要花費幾個月的工資去證明呢,而且還間接助長了戰亂和不人道的行為?要買訂婚求婚戒指,不妨考慮鑽石以外的其他選擇。